首页新葡亰 › 未有效落实安全风险管控措施和隐患治理闭环管理,  吴斌在重庆从事钢材贸易行业已经23年了

未有效落实安全风险管控措施和隐患治理闭环管理,  吴斌在重庆从事钢材贸易行业已经23年了

  为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近期关于安全生产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及省委常委会会议精神,按照《国务院安委会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的紧急通知》(安委明电〔2019〕1号)和《应急管理部办公厅关于开展钢铁企业煤气安全专项治理的通知》(应急厅函〔2019〕264号)部署要求,全面辨识并有效防范钢铁企业煤气环节重大安全风险,坚决遏制较大及以上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制定本实施方案。  一、工作目标  通过开展专项治理,进一步严格落实钢铁企业主体责任,提高企业风险辨识管控能力,全面排查治理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实现煤气等重点环节的有效管控,坚决遏制较大及以上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实现全省钢铁企业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  二、专项治理范围  所有涉及煤气生产、储存、使用的钢铁企业。  三、专项治理重点内容  主要围绕钢铁企业煤气安全管理、煤气设备设施、煤气作业三个重点方面,全面排查治理以下突出问题:  (一)煤气安全管理  1.新建、改建和大修后的煤气设施未经检查验收合格,擅自投入运行。  2.煤气设备设施的改造和施工,由不具备相应资质的设计单位和施工单位进行;新型煤气设备或附属装置未经安全条件论证;针对涉煤气等危险作业,未编制并严格执行安全作业许可程序,未规范填写作业许可票证,未制定突发情况应急预案。  3.生产、储存、使用煤气的企业未建立煤气防护站(组),没有配备必要的煤气防护人员、煤气检测报警装置及防护设施,未按要求每年组织开展至少一次煤气事故应急演练。  4.未建立健全煤气安全生产风险辨识与隐患排查治理制度,未有效落实安全风险管控措施和隐患治理闭环管理。  5.从事煤气生产、储存、输送、使用、维护检修作业人员未取得相应的特种作业操作证。  (二)煤气设备设施  1.煤气柜建设在居民稠密区,未远离大型建筑、仓库、通信和交通枢纽等重要设施;柜顶未设置防雷装置。  2.煤气区域未按照标准规定的爆炸性危险环境区域划分采用符合要求的防爆电气设施。  3.生产、储存、使用煤气的企业在可能发生煤气泄漏、聚集的场所,以及煤气区域的值班室、操作室等人员较集中的地方,未设置固定式煤气检测报警仪和安全警示标志。  4.煤气分配主管上支管引接处,未设置可靠的隔断装置;煤气进入车间前的管道,未按标准要求设置总管切断阀或可靠的隔断装置。  5.煤气管道隔断设备未进行定期检测、检验,使其保持完好状态。  6.煤气水封和排水器的设置、水封高度、给(加)水装置不符合标准要求。  (三)煤气作业  1.煤气点火作业程序不符合标准要求。  2.涉及煤气的有限空间作业,程序、氧含量、一氧化碳浓度等不符合标准要求。  3.带煤气作业或在煤气设备上动火没有作业方案和安全措施,未取得煤气防护站或安全主管部门的书面批准。  4.带煤气作业如带煤气抽堵盲板、带煤气接管、高炉换探料尺、操作插板等危险作业,在雷雨天进行;作业时没有煤气防护站人员在场监护;操作人员未佩戴呼吸器或通风式防毒面具。  四、时间安排  专项治理分为4个阶段  (一)制定方案及动员部署阶段(4月30日前)  各地要认真分析本地区钢铁企业煤气安全生产形势,结合本地区(四川省)实际制定有针对性的专项治理实施方案,方案要明确工作目标、重点内容、实施步骤及工作要求。要督促各相关企业召开动员会,对专项治理进行部署,组织全体员工学习有关工作要求,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主动参加辖区内重点企业的动员会议。请各市(州)应急管理局将本市(州)专项治理实施方案于4月底前报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管理处。  (二)自查自改阶段(5月至7月底)  有关企业要对照本实施方案的重点内容和《工贸行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判定标准(2017版)》(安监总管四〔2017〕129号)有关要求,认真开展自查自改。对发现的一般事故隐患,要制定整改方案并尽快组织实施;对发现的重大事故隐患,要制定整改计划,做到整改责任、措施、资金、时限、预案“五落实”,确保整改到位;对重复出现的事故隐患要分析产生隐患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尤其是重大事故隐患要查清隐患产生责任人,落实惩戒措施。有关企业要在7月底前将本单位煤气专项治理自查自改情况报送当地应急管理部门。  (三)督促整改阶段(8月至9月)  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在有关钢铁企业自查自改的基础上,根据日常监管情况组织专家进行重点抽查,督促指导企业查漏补缺,确保安全风险管控措施落实到位。对抽查中发现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要要求企业作出在自查中未发现的说明,并公开曝光和挂牌督办,督促隐患按时整改完毕。  (四)验收总结阶段(10月至11月)  应急管理厅将在10月至11月组织专家对全省各有关市(州)涉及钢铁企业煤气专项治理工作开展情况进行验收,具体的验收程序和标准将在9月底前下发。  五、有关工作要求  (一)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实施  开展钢铁企业煤气专项治理是贯彻落实国家和全省有关化解重大风险的工作部署,突出对重点环节、部位的安全管控措施要求,各地要高度重视,切实加强组织领导,严格落实监管责任,制定方案,细化措施,统筹安排好各阶段工作。各有关企业要切实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结合实际细化方案,防止走过场,确保专项治理取得实效。  (二)强化跟踪,确保工作进度  各地要加强对企业自查自改工作的监督检查,强化对企业排查整治效果的跟踪,定期进行督导、调度,组织各企业间学习交流,及时发现和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重点、难点问题,对安全基础管理水平差、工作进展缓慢的企业要组织专家进行对点帮扶,确保按时完成各阶段目标任务。  (三)严格执法,推动企业落实  各地要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对检查发现开展专项治理行动不认真、整改不到位的企业,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上限给予处罚;对仍存在未采取任何措施的重大事故隐患的企业,专项治理结束未通过验收的企业,要责令企业限期整改,对经整改仍不符合条件的企业,要下达停产整改指令。要充分运用标准化降级摘牌、“黑名单”管理等手段,对问题严重的企业予以惩戒。专项治理期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的企业,要依法严肃追究责任。  (四)建立长效机制,着力提升管理水平  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督促指导辖区内有关企业将专项治理工作与开展较大危险因素辨识管控、提升防范事故能力,以及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起来,认真落实《冶金行业较大危险因素辨识与防范指导手册(2016版)》(安监总管四〔2016〕31号)有关要求,强化安全风险辨识、评估和管控,逐步建立源头辨识、过程控制、持续改进、全员参与的安全风险管控长效机制,着力提升管理水平。  (五)认真总结,及时报送  各地要对专项治理行动进展情况、经验和做法,进行认真总结,逐级上报。每阶段结束后5个工作日内,各市(州)要将本地区阶段情况报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管理处。  联系人及联系方式:陈丽丽,151843659邮箱393406543@QQ.com;秦勇、028—86631476,邮箱13540286349@163.Com。

  钢材从白菜价到上演“抢货”大戏,钢铁行业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曾经迎来了一场寒冬,钢材屡屡卖出白菜价,3年之后,钢铁行业终于回暖。当初那些因为钢材卖不出去心急如焚的钢贸商们,如今却又开始为货不够卖而发愁了。钢贸商“抢货”大戏进行得如火如荼,也间接带动了钢材交易市场的生意,那么钢材市场目前的价格情况究竟如何?背后的涨价原因又是什么呢?  价格上涨钢材不够卖钢贸商上演“抢货”大戏  重庆风神金属材料加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斌:我们现在这个月卖了9000多吨,现在库存只剩下6800吨了。下个月开门重钢这边计划都已经排了11万吨,我们的订单计划还没下。  吴斌在重庆从事钢材贸易行业已经23年了,今年以来,他的生意遇到了不小的问题,不是因为钢材滞销不好卖,而是因为卖的太好没那么多货,钢材市场需求远远大于钢厂的产能,吴斌告诉,在目前钢材产品供不应求的背景下,谁能订到货就意味着谁能赚到钱,因此同行都在排着队向钢厂抢货  重庆风神金属材料加工有限公司总经理
吴斌:钢厂给我们也限了量,比如说像热卷只给我们最基本的量。现在限量我们中板是大概8000吨一个月,然后热卷是10000吨
。    吴斌告诉,由于近年来政府基建工程开工比较多,市场对钢材的需求大幅增加,而钢厂会优先满足一些大的直供客户,锁价合同比较多,一般钢材贸易商的订单排期则会相对靠后。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部副部长
卢保华:一些大的直供用户,就是业内比较领先的用户,包括一带一路的一些重点工程,包括那个西部开发的一些重点工程都主动和我们取得联系。  钢厂的工作人员告诉,由于目前市场行情比较好,工厂目前已经是满产满销的状态,为了让产能尽量满足市场的需求,工人也是加班加点非常的忙,甚至一个工人同时会兼几个岗位的职责。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炼钢厂办公室主任
高军:以前我们的操枪工或者摇炉工,他只干他自己的操枪、摇炉。但是现在我一个炼钢工他不但要会操枪,还会摇炉,还会加合金还会当炉前工什么的,什么都干。因为比较忙,所以现在必须这样。  钢贸生意如火如荼钢材交易市场商家数量大幅提升  龙文钢材市场是重庆一家板卷材专业批发市场,目前在重庆板材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50%以上,该市场负责人告诉,2017年4月份他们才搬迁到目前这个地方,商户入住率也就50%左右,而如今随着钢材市场整体回暖,他们市场的商户的数量也大幅提升。  重庆龙文实业有限公司物流事业部总经理
陈维:现在我们的门市有400来间基本上大部分已经出租了,然后就是我们的外租库房有1万多平米,现在基本上也已经全部出租,而且我们的外租库房是供不应求。  该市场负责人告诉,当时在市场搬迁的时候,给入驻商户实施一定的优惠,如今这些优惠政策也基本已经取消,虽然优惠没了,但是钢材市场里面的商户并不太在意,因为近年来钢材价格稳步提升,他们能够赚到更多的利润。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5%,重回50%的临界点之上,表明制造业生产活动加快和市场需求继续增长,因此钢材市场整体需求得到一定支撑,此外,近年来国家在钢铁行业推行的环保限产政策,也是如今钢材市场一片红火的重要原因。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永祥:中央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得整个钢铁业的供求关系得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好转。使得产能过剩的局面得到一个比较大的改观,使得整个市场比较有序,产品的价格也比较好。  此外,受1月下旬巴西淡水河谷矿难和3月中旬澳大利亚西部港口飓风袭击事件影响,国际铁矿石巨头供给波动加剧。据中钢协数据显示,一季度进口粉矿(62%铁品位)到岸价格平均由73.52美元/吨上涨至85.23美元/吨,涨幅约16%。进入4月,进口铁矿石价格涨幅进一步扩大,每吨高达95.05美元,飙升至五年新高,口铁矿石价格大涨,势必会逐渐反映到钢材价格上。  宝钢资源控股(上海)有限公司
矿石贸易部总经理
诸时杰:铁矿就这件事情,供应量年化的话,大概减少5000万吨左右。所以说就是一个,是对于整个铁矿的需求,应该说是供给端的一个很大变化。  行业回暖大部分上市钢企去年业绩爆发  据3月29日重庆钢铁公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重庆钢铁去年销售钢材坯604.64万吨,同比增加63.62%,销量创造了重钢历史新高,其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71.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9亿元,同比增长458.57%。事实上,不只是重庆钢铁,2018年整个钢铁行业都迎来大丰收,据统计,目前有23家上市钢企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或预告,除中原特钢、西宁特钢亏损外,其他21家公司均实现了盈利,且同比2017年有所增长,总盈利预计超过800亿元。  不过,进入2019年,钢铁行业没能延续去年的良好表现。截至4月15日,已有八家上市钢企公布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这些企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预估净利润总额约34.9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六成。    华泰证券研究所煤炭钢铁组组长
邱瀚萱:2019年一季度的高炉限产,同比是下行的
,全国尤其是京津冀地区的高炉开工率出现了一个同比的提高,钢材供给有增加导致了钢材价格的下行。今年一季度唐山高炉开工率达到了67%
,同比提高了14个百分点。  受多重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中国钢产量增长过快,同比增长9%,粗钢产量占到了全球的52%,创下新高。社会库存和企业库存也在上升。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永祥:从当前来看,钢铁行业供大于求的格局还没有一个根本的改变。因为下游行业,特别是一些重点钢材消费的产业和行业,它的增长都在放缓,那么同时还有一些新增产能在释放。  有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整个钢铁行业不确定的因素依然较多,一方面下游需求量驱动持续性存疑,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价格高企,也会对钢厂的利润形成挤压。  宝钢资源控股(上海)有限公司
矿石贸易部总经理
诸时杰:这两年因为钢材在2017年和2018年基本上都维持在比较高的吨钢利润,很多钢厂都维持比较高吨钢利润。所以钢厂对于采购原料方面之前也不是太注意,但是这一波之后原料价格在涨,钢材价格可能小幅上涨。但是跟不上原料成本上涨。  华泰证券研究所煤炭钢铁组组长
邱瀚萱:前二月我们能看到,地产建筑工程投资增速到了9.4%,这明显就是去年的一个施工遗留到了今年。所以建筑工程投资这块增速是比较高的,地产对钢铁的需求在增加,然后再叠加不差的基建和制造业投资。我们认为二季度钢厂的环比业绩会有一个改善,估值也会有一个提升,因此对钢铁股持一个乐观的态度。

  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数据,中国1-3月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同时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  一季度产量同比创下新高的同时,国内钢企业绩却在纷纷“报忧”。
据澎湃此前统计,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已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且除华菱钢铁下降25.68%-32.20%之外,其余4家均为下降70%左右。  各家在业绩报告中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过去的第一个季度,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钢企利润正在迅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暂时的。吴文章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中国钢铁行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正在到来。”  吴文章说道,随着之前这一轮包括“地条钢”在内的产能去掉之后,新的一批产能正在进来。具体来说,产能增加的分为几块,“调整产业局部造成的产能增加,比如内部产能向沿海调整等;第二个是搬迁重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严控新增产能的话,这部分是不应该新增产能的,但往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地方政府、企业放大;第三个就是‘地条钢’,这些企业之前可能已经申报了电炉炼钢的产能,那时候是生产‘,现在地条钢’被清理了,但有一部分已经转化为合规的电炉炼钢了。”  基于上述因素,吴文章认为,“这样就导致钢铁产能等于进行了一轮新建,按照我们现在的统计,在未来2-3年内,新增的炼钢产能要达到2亿吨以上,这样就造成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这样的观点并不是一家之言。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压缩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后,从今年开始,一些产能置换的项目开始投产。同时,前几年经营困难的企业通过重组恢复生产。因此,产能开始出现一定的扩张。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违规的产能以各种名义(包括拆小建大、以产能置换名义新上项目、‘地条钢’死灰复燃、已经退出的产能重新恢复生产等)建成投产。”  徐向春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风险重新开始加大。“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表明这种风险开始显现。”  “一旦行业好转,钢铁利润可观,诱惑难挡,更难监管。”徐向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产能具体增加多少,但钢企的野心从产量上已充分体现。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陷入亏损,2016年开始中国行业率先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政策开启。  不过,在产能逐渐去掉的同时,2016年至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速分别为增长1.2%、增长5.7%、增长6.6%。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7年粗钢产量为8.32亿吨,照此计算,2018年产量应同比增长11.5%,较公布的6.6%相差近五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国家统计局将2017年粗钢产量进行了调整,调高4000万吨左右。  产量逐年增加的这3年,行业利润也在日益客观。过去的2018年,钢企的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大关。一名行业人士对澎湃表示,“在企业尚有利润面前,谁也不愿意急流勇退做贡献者。”  吴文章也指出,“未来只能通过并购重组,由企业内部来自行调节,但是这个时机肯定是在新一轮产能过剩给企业造成伤害之后才能到来。”  吴文章还强调指出,“我们现在装备的产能都是先进的、世界一流的产能,环保要求也都是达标的,这样的话未来就不能像上一轮去产能那样淘汰落后。”吴文章担忧,这对中国钢铁行业、国内市场来说是“灾难性的”。  另外,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8455下载app官方网站 http://www.longlivethehive.com/?p=28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